随缘更新/
绯诞刷屏预警/
是个执着的绯沙子厨/
绯沙子相关CP什么都能接受/
其他CP基本都能吃/
anti创绘/
别提这个我们还能当朋友(

© 一二三 | Powered by LOFTER

【绯爱】暗中保护

*

给刃桑的投喂@刃刃刃 

好久没写,练个笔x


看着自己被泼湿的牛仔裤,剃切爱丽丝微微恍了神,她记得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两年前。

那时的她正在咖啡厅里等待大学的前辈,明明只是转交个材料,对方却临时变了见面地点,街名她连听都没听过。

不过本着负责的心态,她还是去问了正好来给她上甜点的侍者,可惜事态急转直下,她不仅没得到像样的回答,反而被冒失的侍者凑过来看手机时撞翻了蛋糕,正好砸在她身上。

直到今天,爱丽丝还能回忆起自己穿着沾满奶油的长裙,坐在朝她不停鞠躬道歉的侍者前的那种哭笑不得的无奈感。对方提出过赔偿,但被她干脆地拒绝了。她只是觉得没必要,这个回应似乎让侍者更加不安...

【绯绘】新手猎人的必经之路

*
和小画家开猫车的脑洞
cp成分不多,我爱段子(???

1.

与其他新手猎人无异,新户绯沙子的猛汉王之旅是从挑选武器开始的。

她以自己引以为豪的耐心把初始武器全都试了个遍,打击面也从训练场迅速扩散到太谷森林里。

可怜的大凶豺龙再也没了清净之地,每每遇上用餐时间都会被不知藏在哪里的猎人猛击腹部,硬生生呕出刚咽下的食物,然后再被一套combo带走。

如果大凶豺龙会人类的语言的话,它一定会每天不重样地痛骂那个欺软怕硬只知道收拾它来收集数据的鬼畜猎人,可惜它唯一能发出的只有单音叫声。

被誉为被新手杀手的初期小boss在被盾斧砸头后含恨倒下,身穿新手皮甲的猎人收起武器,跨到尸体旁蹲下,忙不...

“既然你非要送我……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绯绘】日常片段

*

恶魔绯X人类绘

看了毒液后顺手码字(


“你会吃人么?”

“不好意思?”

在震耳欲聋的爆破声里,被问询的对象偏过脸来看了她一眼,面上流露出明显的困惑。绘里奈感到有点尴尬,她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心绪和语言才再度看向沙发另一头的房客,可惜与内心所持有的“希望她没听见”的小小期盼不同,房客已经对着电影按下了暂停键,正侧过身体,认认真真地直视她的双眼。

“我……你刚才那个问题是在问我么?”

见她不说话,身为恶魔的房客老老实实地追问道,以紫发褐眸的年轻女性的身姿在沙发上端坐,双手乖巧地放在并拢的双膝上。她的作为无疑把绘里奈的最后一丝希望碾碎,年轻有为的剃切家大小姐不禁懊悔于自己的鲁...

奇迹绯绯真好玩(????

【翻译】【绯绘】Sakura

是否原创:译文

授权:


作者:lordbeatrice

          原文地址

翻译:一二三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译者的话:

还是那位太太的文!

还是我半吊子的翻译(

这是个在朋友的关怀下自我觉醒的绘里奈,我超喜欢!

不过老样子,我的翻译可能无法体现太太的表达原意

有兴趣的各位可以直接看太太的原文,翻译上任何错误欢迎指出w


北海道的雪很大,风中夹杂着寒流,这里的白天显得格外短暂。

每一次呼出的白气都停得不长久,不一会儿就慢慢消...

【蕉纯】仓鼠

*
 放飞自我小短文

稍微修改了下(


大场奈奈带回来了一只仓鼠,就在爱城华恋的“纯纯”17combo后的某个周末里。

当然一开始没有人会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哪怕是哀怨于室友宁愿去缠着班长要笔记也不肯好好听自己讲课的露崎真昼女士。

大家不约而同地忽视了集体宿舍能不能养宠物这个理论上应该处于第一优先级的问题,而把注意力完全放在大场奈奈和她手上拎着的仓鼠笼上。

大场奈奈用一句话轻描淡写地略过她和仓鼠的相遇相知相识,对称的双马尾轻轻晃动,同样有着黄灿灿皮毛的仓鼠也很应景地从笼子的这头滚到那头。

——简直是两个奈奈啊。

星见纯那脱下眼镜擦了擦,试图用这个动作来掩饰自己突然...

【绯绘】Blood fang(181014新户绯沙子生贺)

*

生贺连击

吸血鬼梗


1.

森林的古堡。

对于这个你们会想到什么呢?吸血鬼的栖息地,亦或是科学怪人的巢穴?反正都是超自然事件的高发地点。托友人的福,绯沙子也跟着看过不少恐怖片,对这种诡异的地方向来敬而远之。而现在,她却坐在森林古堡的大厅里,在刻板的钟声中、在摇曳的烛光下、在古堡主人的注视里,大快朵颐。

她切了块牛排丢进嘴里,没怎么细嚼就咽了下去。在森林里迷路的那段时间太难熬了,她走了整整一天,滴水未进,哪怕到了现在,饥饿感还是如影随形,强迫她一次次把食物填进嘴中,吞进腹里。

这盘牛排显然无法满足绯沙子的胃口,她甚至连刀叉都没放下就瞄上了下一个目标。偌大的餐厅里突然响起一...

【绯绘】重圆(181014新户绯沙子生贺)

*

生贺连击

这篇的后续:点我

我说什么都不会写后续的!

真香(

面对满桌佳肴,新户绯沙子一点食欲也没有。

这些菜肴其实并没有被动过多少,大多只是随着转盘从她眼前飘过,又再一次出现。暗暗叹了口气,她的目光总算从第三次在面前转过的法式带骨鸭脯上移开,一一掠过在桌的其他人:她的父亲正巧坐在她对面,双臂叠在一起,餐具连动都没动过一下,看起来和她一样食欲不振;她的母亲倒是兴致很高,拉着对面闲话家常,似乎忘了那位曾经是她的顶头上司;而她的身边……

从眼角那,一抹橙金刚进入视野她就转开了视线,绯沙子低头看向自己空无一物的餐盘,放在膝上的双手慢慢握紧。

剃切绘里奈正坐在她身边,与她的母亲相谈...